Nature,  Tavel,  Yi's Photography

A Day In Brooklyn

布鲁克林一日游

11-03-2021

今天要把姐弟俩分别送去机场和学校,于是一大早,天还漆黑的时候我们就出门上路了。看着月牙儿渐渐淡去,太阳徐徐从东方升起,天空从黑变黄,变红,又继而变蓝。路上已是熙熙攘攘,远处纽约的天际线在金色晨曦中傲娇地站立着。

清晨的纽约市区已是一片嘈杂,从宁静的乡下来的我们难以适应满大街不耐烦的汽车司机,加塞的,摁喇叭的,让紧绷的神经不得放松。从哥大到布鲁克林区区十个mile的路程,GPS却显示要一个小时。

绿荫公墓

开开停停,终于在9:30到达绿荫公墓(Green-Wood Cemetery)。此时,太阳已经高升,一丝云也没有,光线不再适合摄影。好在墓园环境优雅,而且还能随意停车,不知不觉居然在墓地里晃悠了两个小时。多年前我把我爸爸安葬在上海远郊的一座很像公园的墓园里,即便环境优雅,走在墓地里依然有一丝肃穆的感觉。然而,绿荫公墓却全然没有阴沉沉的气氛,它完全像一个公园,有山坡,有低谷,有湖泊,有小径。能远眺纽约天际线和自由女神,又能安坐在冰川湖边读书静思。我们在闲逛时曾好奇是否有人如我们一样到此一游,就在那时看到十几家妈妈/爸爸推着推车在园门口集合,集体在墓园里溜娃!

绿荫礼拜堂

墓园里有很多非常精致又雄伟的纪念碑,雕像和建筑。1911年建成的歌德式建筑绿荫礼拜堂360度无死角,美的无与伦比。难怪19世纪纽约人的三大理想之一便是葬于绿荫公墓,另外两大理想:居于第五大道,戏于中央公园。

来到绿荫,那是一定要去拜一下Bernstein的墓地。在众多“豪宅”之间,Bernstein如此朴素地存在着。

离开绿荫公墓回到布鲁克林新兴而繁华的DUMBO。停车颇费了一番功夫,GPS说到了停车场,却看不到进口,一不小心又融入了龟行的车流中。好不容易把车交给停车场,我们背上沉重的摄影器材(回来秤了一下也才15磅,可一整天感觉有四五十磅压在肩头),来到了East River边。这会儿正是午饭时间,我们信步走进TimeOut Market。Market的门口有个“迎宾”小姐认真地查看了我们的疫苗卡,我的卡还是第一次派上用场。Market的一层就是一个Food Court,每家店铺都把菜式呈现在橱窗里,一目了然。Food Court环境非常好,我们挑了一家炸鸡和mac and cheese点了午饭。等待的时候顺带参观了其他的店铺,决定晚上再回来吃日本拉面。

我们在TimeOut的五楼楼顶上被布鲁克林大桥、曼哈顿桥和下城的高楼围绕着,在秋日温暖的阳光中享受着午餐。

TimeOut Roof Top看曼哈顿桥

午饭后,我们开始了布鲁克林大桥行。我们傻傻地从引桥开始走,实际上在正式桥段开始的地方有一个楼梯捷径,我们从那里走过,却生生地错过了。布鲁克林大桥的照片见过无数,如今也让我美美地拍了一遭。可能因为疫情,也可能因为不是周末,桥上并没有人山人海。这样的地标自然是已经被横拍竖拍各种姿势都拍过了,要拍出新意实在很难。就放几张我比较喜欢的吧。

在桥上的一个长椅上放着这样一件T恤,不知道主人何时放在椅背上的,一点污渍都没有。

下午的时光分外悠闲,吃个冰激凌,在东河的公园里坐着看看船、看看鸟。

忙碌的东河:

自由的海鸥:

我们沿着河畔寻找拍摄日落的地方。

终于在日落前10分钟找到了最佳地点:自由女神的剪影在通红的夕阳里。

背了三脚架在布鲁克林走了一天了,终于等到拍夜景的时刻。第一次尝试拍夜景,战战兢兢。因为早上走的匆忙,忘记把充电器上的备用电池带上,只能算计着长曝光。再也不能犯同样的错误了!

Old Pier One
曼哈顿桥
布鲁克林大桥和曼哈顿下城
15mm镜头能够拍到的“全景”

布鲁克林一日游就此结束。从日出前到日落后,出门16个半小时,走了25000步路,辛苦却也是快乐的。回家后有花了两天的时间修照片。日子就是这么一天天地过着。LightRoom的最新版本真是强大,PhotoShop基本可以不用了。每张照片都细致地裁切调试,这不是真爱又是什么呢,哈哈哈哈哈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